忍者ブログ
息もできないくらい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花邪]挽春

這就像一場默劇。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不知道何時才能劇終。
回憶像是世界了卻了所有的聲音,黯淡了一切顏色,模糊了時間的痕跡,唯有可望而不可得的事物擁有最鮮明的影像,生動如當初所見。
可惜他沒來得及記下太多,使得這場默劇顯得更加單調,偏偏無論如何都不能也不可能錯過。
況且也並非如何的值得懷念。
該過去的,不該過去的,都已經真實的從掌中流走。
剩下的只有未來而已。
解語花和另一個人的未來。

[一]
「解語花這個人呢。」
吳邪在筆記上對這個人下定義的時候很是費了一番腦子,對他而言這廝要說複雜的話,在某些方面的複雜程度恐怕比他家那只張阿悶更勝幾分。於是斟酌良久才小心翼翼地寫上幾句話。
「他明明知道的很多,恐怕比任何人都瞭解得多。但在你自己主動想到要問他或者拿等價的情報交換之前,他什麼也不會說。就像之前的那個所謂的“檢驗”,再之前在新月飯店遇見他的時候,他肯定想起我了。現在想想真他娘的欠揍,戲子都是這樣精於算計的嗎?說起來,不知道為什麼,我倒是覺得他和二月紅是一類的人。
要是哪家的女孩子被他喜歡上,必定是會很幸福的吧。」
寫完後吳邪仔細檢查了兩遍,確定沒問題了便開始整理記錄最近發生的那些繁雜到讓人頭疼的事情,就像他重新啟程前往柴達木之前所做的那樣。
只是一個習慣而已。所以這時候的吳邪絕對不會想到,後來趁他不在偷翻他筆記的解某人看到最後一句話的時候,會成功的被他突如其來的文藝嗆到。
解語花橫躺在沙發上盯著那句話翻來覆去看了好幾遍,最後什麼都沒說,尷尬的咳幾聲便翻過一頁。新的那頁就只有一幅相當隨意的鉛筆塗鴉。
畫的應該是他解語花。畫中的人一半旦角妝相,一半普通模樣,隱隱帶笑的表情顯出幾分詭異,好像暗自藏著什麼驚天的秘密,就等你來問自投羅網。
他不禁失笑。原來自己給他留下的,是這樣的印象。

[二]
偷翻別人的東西,無論是日記還是筆記,亦或其他,都不是正確的行為。
最初解語花在還沒翻開吳邪的那本私家筆記之前,他的確是這樣想著的。
但翻開之後他是不是還保持原來的想法,那就沒人知道了。不過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現在看得相當歡樂。
瞭解一個人最簡單的方法就是了解他在想什麼。而筆記無疑是最好的媒介。
解語花在吳邪的筆記中看到了一個和幼年印象中內向靦腆的小子截然不同的吳邪。勉強算得上樂觀爽朗,有商人的精明市儈,也有還未被消磨的軟心腸,雖然人很弱氣場也很弱老給同伴拖後腿,但他就是能讓他的存在本身都成為別人的習慣。
至少是成為那個被他起了外號背地裏“悶油瓶悶油瓶”叫個不停的張起靈的習慣。
也是解語花最無奈最痛恨最哭笑不得的事情。
明明吳邪最早認識的是他。很早很早,早到其中一方都幾乎想不起來。
想不起來他當年有多像個任揉捏的包子,想不起來和惡鬼霍秀秀的孽緣,想不起來他對於某個人來說已成為怎樣的存在,想不起來最深的那個園子裏被叫做小花的孩子用幾乎散在冰冷空氣裏的聲音對他說你可不可以不要離開我。
……好吧,這些也在,你想不起來我亦不會說的範圍裏。
丟臉,多年前的那一次就夠了。

[三]
人是不能孤獨存在的,否則會出事。
進而可以推論:小孩子是絕對不能放任他一個人孤獨的,否則會在孤獨中變態。

解小花站在院子中央,合手呵氣取暖。
雪色已經覆蓋了大地,紛紛揚揚的雪花仍不知足似地飄落下來,落在她沒包裹好的地方迅速融化成水,冷不丁冰得人夠嗆。
她看著無人的外院皺起眉。有人遲到了。她拍落帽子上的雪,琢磨著見面之後要怎麼折騰他。
或許真的是有些無聊了,才會在這種三六九寒天放著暖和的裏屋不呆,跑出來受凍。
但是沒辦法,有喜歡的、正等待著的人。
大概人有了想要的事物,就會變得奇怪起來。
她輕哼起新練的段子。
「蘇三離了洪洞縣,將身來在大街前。
未曾開言我心內慘,過往的君子聽我言。」
前幾天分別的時候,他說想聽《蘇三起解》。
“京劇的名段子,我就聽人說起過這個。你可以唱給我聽嗎?”
「哪一位去往南京轉,與我那三郎把信傳。
言說蘇三把命斷,來生變犬馬我當報還。」
他的笑容靦腆又有些期待,年幼的模樣並不見得有多好看,卻偏偏一直烙在她眼裏。
“你可以唱給我聽嗎?”
「人言洛陽花似錦,偏奴行來不是春。」

人言洛陽花似錦,偏奴行來不是春。

躲在身後的人忽然扯了扯解語花的衣袖。
她忍不住笑。回身抓住那小子的手。

[散]
應該是夢裏才有的景象。多年未見的小時候。
八成是被霍秀秀逼太多了。他在心裏默默念道。
但這場景究竟是怎麼回事,老實說他並沒有完全的搞清楚。
只是一直在一幢很大的宅子裏奔走,要找什麼,要躲什麼。
他以旁觀者的姿態保持著某種程度上的清醒,此時卻感到有些焦躁。似乎有什麼事很重要,並且,即將發生。
他默默地看著幼時的自己跌跌撞撞,最後推開了某扇門。隱約想起是那個人所在的地方。
那種焦躁愈發的鮮明起來,讓人惱火。
不知道截取自哪一幕記憶的影像還在繼續。年幼的自己四處張望,似乎是在找什麼。很久之後,他才看見孩子笑了。對一個女孩子。
……為什麼笑?
焦躁得近乎不安。然而卻連“不安”的理由都找不到。
浩浩紛紛雜亂無章的各種念頭在腦中游走,他閉上眼睛不再去看,試圖讓自己平靜下來。然後近乎真實的感覺到,有人握住了自己的手。
紛紛擾擾雜亂無章、焦躁不安的各種念頭在那人的手碰觸到自己時就全部消失了。頭腦裏一片空白,聽不見任何聲音,整個人沉浸在自己帶來的黑暗中,唯獨觸感被強制放大。
能清晰地感覺到冰冷的手指是怎樣緩慢劃過自己的臉,至眼角,再輕輕按住,然後女孩子手心的溫熱連同淡淡的濕意一併傳遞過來,再然後那只手又移到了額頭,接著慢慢往下,最後,輕輕捏住了自己鼻子。
那人靠過來,與自己離得那麼近,差不多就是靠在自己身上。連她身上的溫度,似乎都感覺得到。鮮活得讓人顫抖。
“死小鬼,現在輪到你捉我了。”
與之前的冰冷手指截然相反的,溫柔的音色。

千樹萬樹梨花開。

End_



木花木花生日快乐!!!!……对不起虽然很努力但还是迟了一点。
而且老实说也并不是很好的礼物……总之,请笑纳吧,然后……请不要嫌弃。(抱头
尤其最后一节,今天才删掉重写的……但是觉得更糟糕了OTZ
所以如果可以请无视它……
另外不需要在意题目。
不是能够把要说的话都明白写出来的人,这简直成了欠缺。……所以这篇看起来简直不知所谓对吧?(痛哭
但是请相信,写的时候我是满怀着对你的祝福的……!虽然我们不是很熟但以后总会有机会慢慢LV UP的对吧
耽美日出生的人都是好人(等等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プロフィール
HN:
zete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天氣很好,可以喝茶。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CM
最新TB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